SEN

背景感谢豆腐(@douphone)太太!!!

我萌的tag大概都会被屏。

魔笛pa&现pa

乱七八糟的脑洞。

巨人的tag没法点开了吗(虽然也不用

我暴毙

久里:

心碎難過時反而不會哭的愛哭鬼(95話)

马塞尔雄气爆棚的脸被挡住了,想哭(怪谁哦

給森的生賀(貝萊)

你发lof我为啥没看见??????????

久里:

厚重的小說本、精緻的蝴蝶結綁起的花束、男子宿舍流傳已久的黃書、一半都不夠的小片面包……厚實的手臂捧著大大小小的禮物,腳步輕盈地走往男子宿舍的寢室。長靴踏在劣質木地板的嘎嘎異音裡混著細碎的哼唱聲,聽得出禮物的主人此刻心情甚是愉快。


那也是理所當然的,因為剛剛他才作為主角沐浴在所有同期生的盛大祝福裡,大家都借此特別的一天表達對他一直以來的感激、敬意與仰慕,腕內如小山般堆到他下巴的禮物,正是那深厚的人望的證明。


「要幫你拿一點嗎?萊納。」


這個問句當然不是質疑那些大包小包能為他帶來些許吃力,但自己只是想讓對方知道有個能幫他分擔的人在旁邊。


「嗯?不用啊,看上去是這樣但其實都很輕而已。」意料之中的答案,淡淡地回了一句「是嗎」後又繼續默默跟在對方身後。意外的是,半步之遙的人走了兩三步後停下了腳步,金色的後腦袋轉過來,取而代之是那雙金色的眼睛,一言不發地盯著自己,耐不住那視線的自己率先開口。


「怎麼了?」


「我的生日禮物呢?貝爾托特。」


你不正捧著一座小山了嗎。貝爾托特本想如此反問對方那莫名其妙的一句,只是萊納也沒讓他說出口就接下去。


「你的呢?我好像還沒收到你那份來著。」


「啊,這個嘛…」


瞇起來的雙眼銳化了刺痛人的視線,貝爾托特知道對方不容許自己蒙混過去。


「……抱歉,我沒有準備。」貝爾托特垂下頭,只是等待的怪責話句亦沒有降臨。對方轉過身與自己擦肩而過,與寢室相反的方向走去,貝爾托特有點愕然地轉頭追隨萊納的身影,只見他回頭看著自己的表情不僅沒有一點怒意,反而露出了尖尖的犬齒,得意又帶點挑釁地笑著。


「今晚遛出去吧,貝爾托特。」




-




為甚麼會變成這樣?—不,果然變成這樣嗎。


貝爾托特看著散落一地的禮物,都沾上地板的塵埃了吧,真可惜呢,難得包裝得這麼精緻。當中沒有甚麼易碎品就好了,畢竟萊納一踏進雜物房就隨即把小山般的禮物撒在地上,然後在自己還未反應過來時就被他壓在牆上吻起來。


貝爾托特在腦內一邊想著這些無關痛癢的瑣事,一邊回應著萊納充滿侵略性的舌頭。大概察覺到對方心不在焉,萊納嘖了一聲,放過了貝爾托特的唇,然後一手往他股間摸去。


「萊、萊納!也太性急了吧…!」貝爾托特慌張地抓著股間不安分的手,只是這絲毫沒阻止對手熟練地搓揉著自己還軟綿綿的下身,貝爾托特反射性地弓起背呻吟了出來。


「甚麼啦,我只是來收自己的禮物而已。」萊納一臉事不關己的表情看著自己,撫摩下體的手沒有休息,另一隻手已經開始鬆解起褲頭上的皮帶。


「哪有這樣的禮物啦…唔啊、啊……」未等貝爾托特抗議完萊納已經把手伸入內褲去直接握著他的弱點。


「誰叫有人絲毫沒準備甚麼。」萊納垂下眼,刻意放低了聲調,但貝爾托特沒錯過半個字,有些驚訝地瞪大了一點眼睛。萊納很快又衝貝爾托特狡滑的一笑,兩手的動作沒緩下半分,很快就把貝爾托特已經帶點硬度的那話兒利落地掏了出來。下體忽然暴露在冷空氣中,生理反應的顫抖使貝爾托特的頭腦也稍為清醒起來。他好像搞懂了甚麼,在萊納屈膝準備跪在自己身下前兩手按住他的肩膀,貝爾托特直視著萊納不解的眼神,小心翼翼地開口。


「……你在生氣嗎?」


萊納睜了下眼睛,退去了笑意,反問貝爾托特。


「為甚麼我要生氣?」


「因為我沒有準備生日禮物…?」


「那你為甚麼沒準備?」


「那、那是因為…」


「因為甚麼?」


「因為你已經收到這麼多人的禮物不是嗎…!」


話音未落前一刻已經深知不妙了。多麼遜斃的一句話。因為你身邊已經有這麼多人了,那少我一個也無關緊要吧。這樣說,不就顯露出自己只不過是個善妒的小鬼嗎?


貝爾托特知道自己的耳根要燒起來了,他感受到萊納的視線一直盯著自己,但他現在羞愧得把頭垂得低低不敢回望他。


「貝爾托特。」是萊納的聲音,雖然臉頰熱得腦袋也快要糊掉,但他還是聽到對方在叫自己。


「貝爾托特,看過來。」


不要。不行。在這時候看到你對我一臉無奈的表情我一定會找洞鑽進去的。不可能。


「看著我啊。」下巴被兩指牢牢扣著強行勾起,等等這只手是不是剛剛才碰過我下體的,這樣無謂的思緒不斷閃過,貝爾托特在腦袋亂成一團的情況下被逼和萊納對視了。然後映入眼廉的,是對方一臉滿足的笑容,還有在白皙的皮膚上特別顯眼的紅暈。


「告訴我,這表情像是生氣嗎?」


「……不。」


「答對了。」萊納把本來低沈的聲音放得很輕,像是對小孩子的耳語般。


「我沒在生氣啊,只是覺得很可惜而已,畢竟我最期待的,還是你給我準備的東西啊。」


但果然是我太貪心啊。萊納垂下了眉毛,卻讓他的笑容變得更柔和。


「你已經陪我度過了這麼多個生日了,我早就該滿足了。謝謝你啊,貝爾托特。」




—謝謝你啊,貝爾托特!




怎麼會忘記了的,盡管眼前這個面影跟小時候比起來變化了如此之多,那個下垂的眼角變成這個如貓科動物般細長上吊的眼角也好,每一年每一年,自己都是那麼期待能做點甚麼讓笑意溢滿在這個眼角裡。


怎麼可能會因為那種無謂的原因而忘記了的呢?




察覺到時兩手已不自覺地伸到他的兩頰旁,拇指愛惜地撫過隆起的顴骨、深刻的眉骨,高挺的鼻樑倒是跟小時候的記憶一樣,而嘴唇……小時候的嘴唇也是這麼柔軟嗎?那時候的自己並沒有機會確認,但現在的自己倒不同了。貝爾托特捧著萊納的臉親上他的唇,不帶一切入侵對方口腔內的意向,只是舔舕著薄薄的上唇,然後吸吮著厚軟的下唇,仔細地把每一分觸感都刻入腦裡。萊納大概是不懂得怎樣回應這個不帶情慾的吻,所以也一直默默地由他任意地像小動物舔吮著自己。




以前的萊納,眼前的萊納。


「萊納。」交纏的嘴唇終於分開時,貝爾托特首先開聲。視線一點也沒有回避萊納,混著墨綠的黑邃眼眸堅定地看進金色的眼睛裡。


「阿明送你的小說,是我推薦他買的有關一個英雄拯救全世界的冒險故事;赫里斯塔送你的花束是我告訴她的,那顏色和你媽媽在家後院種的那種花一模一樣;莎夏給你的面包,雖然已經被她吃了大半,但也是我告訴她你之前有提過覺得好吃的;就連黃書,我都告訴讓和柯尼選了金髮小個子作封面女郎的……」


「欸……?連黃書也…?」


貝爾托特決定無視未能消化自己一口氣吐出來的情報量的萊納,繼續說下去。


「我想說的是!就算沒有一份禮物是我親手送給你的,但你當作是我送我也可以!因為我的心意也包含在裡面的!」


(跟小時候一樣,純粹希望你能快樂的心意。)


「嗯,我知道了。」


「不過下年,下年我一直會親自準備好自己的禮物的,所以萊納你好好期待吧!」


「………嗯,我期待著。」


瞇成細線的眼睛,上吊的眼角,跟以前明明變化了這麼多,笑起來時卻又跟以前一樣,甚麼都沒變。


他一直都是貝爾托特胡佛最喜歡的萊納布朗。






《祝你,17歲,生日快樂》






「不過,下年又是下年的事,今年的禮物我還是要好好收下。」


「……欸?」


「我不客氣啦。」


「哇、哇啊…啊啊啊啊啊~~~」






(完)



lof不能发二维码吗好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