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

头像@夕雾方糖

死刑执行(授权汉化)

鸡儿紧急爆炸

洛こ:

正准备叩上门板上的右拳在距离木板几毫米的位置停了下来,那是因为他听见了来自自己即将探望的人发出的并不悦耳的咳嗽的声音。那伴随着喘息的咳声让迈尔斯不自觉地想起水流过金属质地的器皿的声音。过了片刻也丝毫不见好转的咳声中,迈尔斯将停在门前的手放了下来。随即门后就传来了男人和女人怒斥的声音。不停地被叫着姓氏的男人就像在用咳声回应他们的呼喊一般,将那伴随着喘息的咳嗽不见停顿地持续了下去。
迈尔斯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从房间的跟前挪开了脚步。明明只在两周之前还能无须任何顾虑地走进这个房间,与那个再也无法享受第二次当时的喜悦的男人分享伊修瓦尔目前复兴的情况,让他好好品尝品尝遗憾的滋味。
迈尔斯来到休息区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将原本想给正在刚刚那个房间里反吐着血的男人看的几组照片从纸袋里拿了出来。那是一组甘达地区的照片。以前萌生出复仇之鬼的地方,亦是那男人担当的区域。当时被他炸得面目全非,几乎被铲为平地的甘达地区,现在已经被几乎看不出过去发生过如此残忍的内乱的痕迹一般漂亮地重建了起来。本来是想将这组照片摆在那男人跟前,好好取笑一番这个过往的战绩全成泡影了的男人的准备的。迈尔斯往背后躺了下去,将身体深深地陷入了沙发的靠背里。这样的姿势没能持续太久,便听见了远处有人叫着自己名字的声音。转过头去看的话,便看见一位护士有些疲惫地朝着自己的方向笑着。
「请问是刚刚在金布利先生房外的先生吗。已经没事了,我们已经控制住他的发作了。」
似乎是看见了刚刚在门外有些不知所措的自己然后被当成那家伙的家人或者朋友什么了吧。迈尔斯苦笑了一下。如果是在以前的话估计什么话都不会对自己说吧。过往艾美多利斯与伊修瓦尔之间深刻的创伤现在已经在两民族共同的努力下愈合了很多。在现在艾美多利斯与伊修瓦尔之间的混血也已经不是什么罕见的事了,两边平等的交流也逐渐变成了习以为常的事情。
「能请您去,稍微探望一下他吗。」
那位护士说到。金布利似乎也因为长时间的发作最后耗尽了体力终于得以了睡下。如果是正常的话应该会让他明后天左右再来才对的,但是护士却委婉地询问了他今天能去探望他吗,这让迈尔斯察觉到,他的时间或许已经不多了。
「……我明白了」
他静静地打开了护士背后的房门走了进去,便看见了那个男人正在微弱地呼吸着。那苍白到近乎失色的皮肤,如果不是还随着呼吸上下有所起伏的话,完全与尸体无异了。床单看起来已经被重新换过了一遍,刚刚吐出过的东西以及诊断用的器具都被收拾地一干二净,仿佛这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金布利。本想呼唤他名字的迈尔斯在声音发出前便放弃了。他睡着了,不,也只有在他能睡着的这段时间里,才能得到仅有的安宁了。

迈尔斯知道金布利病症的时候已经是约定之日过去五年后的时间了。他从那一天苟活下来,但却因故意杀人罪再次沦为了死刑犯。可是因为艾美多利斯重建的工作以及伊修瓦尔的新政策还有利瓦尔的事情,这个国家可不是有余力来先执行死刑的状态。所以这家伙重新回到了当时好不容易才被保释的监狱,又过起了和过去一样的日子。每次迈尔斯出差去中央的时候都会抽出一些时间偶尔去探望他一下。在几次会面的时间里,那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满嘴令人无名火乱冒的热嘲冷讽,当然,迈尔斯也会毫不示弱地专挑尖酸刻薄的词句奉还回去。当时那家伙似乎已经生病了,而且可能也没有得到环境良好的治疗待遇,但是当时的迈尔斯并没有关心到这种地步。没过多久,来探望的迈尔斯就被监狱的看守拦了下来,被告知那家伙不想见你,然后便被打发了回去,也失去了看见那家伙日渐消瘦下去的机会。然后当他们再一次会面的时候,那家伙,金布利,已经是被强制送去了中央的军院的时候了。

「哎呀,这不是迈尔斯少校吗……啊,抱歉,现在是中校了吧?恭喜您啊。您竟然会专门到这种寒酸的地方来见我,是不是其实暗地里非常喜欢我呢」
隔了几个月不见第一句话就是这样。
真有金布利的风范。
「听说你最近咳得很厉害,毕竟不是你的家属我也没义务被告知你详细的情况」
「……嘛,只是感冒变重了一点而已。过一段时间还是得回去牢里」
「那里对你来说已经像家一样了吧?想回去想回去想得不得了对吧。话说回来,你的手铐呢。」
「如您所见」
摊开的双手上有着烧伤的痕迹,虽然皮肤早已愈合但看着还是依旧触目惊心。
「你看,不是有专业人士吗」
「啊,焰之炼金术师吗。烧成这样看来连握笔都很困难呢」
刚想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就听见金布利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怎么了,您不回去吗」
「我可以回去了吗」
「当然」
本以为只是调侃的迈尔斯稍微惊讶了一下。
「怎么了,摆出这样奇怪的表情。请只有发型奇怪就好了」
「真是个好主意,看来我下次来的时候应该顺便带把剪刀了」
「哈哈,开玩笑的」
金布利笑了笑,随即便转过身去用手捂住嘴咳了起来。在反复确认了手心上只有原本烧伤的痕迹以后缓缓的叹了口气。
「我有一位友人的孩子患有哮喘,据说呼吸苦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
「您看起来很想说这比起我杀掉的人来说什么也算不上是吗」
话音刚落金布利又捂着嘴咳了起来。只是这次没有再将手拿开。
「好了快点回去吧。我可是病人,已经累了,快回去吧」
有些浑浊的声音里透露出隐隐的焦虑,只是迈尔斯没能注意到这一点。
「我知道了知道了,你这家伙一直是这个样子。本来还想着看看你受挫的表情呢」
金布利没有发成任何的反论。觉得有些不自然的迈尔斯将本来想转过去收拾椅子的背重新转了回来。
「金布利?」
金布利紧皱着眉头将嘴捂得更紧了。然后用空出来的另一只手不停地挥着,仿佛在催促着他快点回去。
「要叫医生吗」
似乎想说什么的金布利细起眼睛看向了他,随即他的瞳孔骤然缩小,将背背了过去剧烈地咳了起来。见状赶紧跑了回来的迈尔斯用手温柔的抚摸起了他瘦骨嶙峋的背脊,可是这并不见得有什么用,令人不详的咳嗽声逐渐带上了水汽,在看到床单被什么红色的液体溅上的一瞬间,迈尔斯像射出的子弹一般奔出房间冲到了走廊上。
「快来人!快点!他开始吐血了!快来人啊!!」

回忆着过去的一点一滴的记忆,就在迈尔斯起身打算离开的时候,有些嘶哑的声音叫住了他的脚步。
「您在啊。让您看到这番睡姿真是难为情」
「别说话。好好躺着」
「没事的,我刚刚可是以为自己快把肺都吐出来了呢」
「你啊……」
终于懒得再和他辩论的迈尔斯重新折了回来,坐到了金布利的床边。
「我不会再讲话了,请把您今天本来打算给我说的事情说给我听听吧」
迈尔斯回头看了看站在身后的护士,用视线询问到是否可以执行接下来的事情。护士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便转身走了出去。啊啊,连这种地方也已经联络好了吗。
「这是你担当的地区的照片。和以前一样」
死了的人可是不会回来的,迈尔斯句尾特意的加了这样一句话,金布利听完以后勾起嘴角笑了笑。他看起来只是呼吸都消耗着体力。如果再发作的话,应该也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吧。
「真是幸苦你了。虽然很想说一句真是活该啊,可是这也是你的工作,那就没有办法了」
毕竟最大的问题可是你非常享受的完成了这份工作啊,现在经历的这般也一定是赎罪吧。
「你相信地狱吗?看起来你也应该是不相信神明的炼金术师……但是啊,我以前从我母亲的故乡那里听说过一个很有意思的宗教。那宗教之中,为数地狱的数量最多,中间有一层好像就被称作红莲的地狱」
金布利微微细起了眼睛
「到底是犯了怎样罪行的人的归处我已经不太记得了,但是据说那里是刻骨的寒冷,人的身体在经受不住寒冷而破碎的时候飞溅在地上的血会像莲花一样绽开。然后这将一直重复下去,直到将所犯下的罪行还清为止。一个这样的故事。然而我但是听到的时候第一个想起的竟然是斯卡。而不是,你」
「哼哼哼」
「你讲话的话我就回去了」
被迈尔斯训斥以后金布利把嘴紧紧抿成了一字型,觉得好玩的迈尔斯也轻笑了一下。
「你之前不是说过我是不是暗地里非常喜欢你吗。真抱歉这件事是绝对没可能的你尽管放心吧。太好了可不是吗」
金布利看起来又勾起嘴角笑了笑。
「我今天要讲的事情已经讲完了」
「这样吗」
「所以你」
「我不是说了没关系吗……哼哼,迈尔斯中校,我啊,真的还挺喜欢你的」
因为很有趣。金布利笑着说完以后又咳了几声。
「金布利」
「红莲的地狱,是吗?真是一段非常有意思的佳话。让人不禁觉得斯卡或许才是红莲的炼金术师一样呢。伊修瓦尔的照片也是,非常的漂亮。这样的话,我存在过的所有的痕迹,全部都消失了呢……」
咳咳,又轻咳了几声的金布利重新调整了一下气息。随即将蓝色的瞳孔藏进了眼睑里。
「来执行死刑了吗……哼哼,死刑,我本来还非常期待的呢,我啊,现在,竟然十分的动摇呢」
「金布利」
「这样屈辱的事情……」
从金布利的眼角处,滑过了一滴眼泪。
「金布利」
在这之后不管迈尔斯如何的呼唤金布利亦或是佐尔夫,炸弹狂以及咒骂他混蛋,金布利都没能再回应他了。



「那家伙的死刑啊,只是单单的杀了他的话是完全不够的」
让迈尔斯去探望金布利的,其实是古拉曼大总统下达的命令。如何让那个杀人鬼的内心支离破碎,如何让他饱含屈辱的死去是我的工作。从那之后过去了10年。小小的墓碑上刻着的一个小小的名字。迈尔斯重新将它读了出来。
「多亏了杀了你,我现在已经是上校。你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像在回应他的话语一般一阵风刮过了他的身边。他确实一直想杀了他。不仅这个愿望实现了,还连带着升职。他的妻子也为此欣喜不已。
「关于你的死刑,我当时也是赞成派。但是,最后的最后,你流下的眼泪却让我动摇了。所以让我再陪你走最后一程吧。你在布里克斯刻下的血之纹,那可不是配得上红莲的称号的大壮举吗。虽然那和炼金术一点关系也没有就是了。」
从远处传来了呼唤的声音。是妻子。
金布利。战争已经结束了。我也不会再来这里了,所以,也不会再有回忆起你的机会了。
又一阵风刮了起来。是吗,你也不想再见我了吗。

评论

热度(23)

  1. 感冒灵与线性代数。SEN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失去语言)
  2. SEN洛こ 转载了此文字
    鸡儿紧急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