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aki

-垃圾堆积地,提醒了避雷还请请不要自行找雷
-没有底线的芹all+芹島
-近期沉迷剑盾中




头像@夕雾方糖

p2是(不太明显的)金卡姆梗

被屏的太快我放弃了……

这边也囤一下

贾碧生日快乐!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小战士www

理论上想画furry,但对着兽头研究失败了,给tag凑个数吧!

【芹岛】猫科生物饲养日记

我哭的像个不争气的孩子

我是熊宝宝含在嘴里的小药丸!!!

闻止北:

#来自金主约稿@SENaki ,不可转载不可商用


#BeastarsAU的无beastar、无超能力设定


#棕熊芹泽x黑豹岛崎,赤鹿统一郎,狐狸灵幻。


  


  


  


  


  世上每人都是驯兽师,而那匹猛兽则是各自的性情。


  


  


 


  


   


  


  岛崎:“脱离「爪」之后,你就不愿意再吃一口肉了吗?”


  但对方这样回答他:“啊……我已经决定答应灵幻先生了,所以……”


  


  围裙由芹泽为他小心翼翼且温柔的系上,这头棕熊像是已经笨拙到有关对方的所有细致活都需要花十二万分的心思、系好围裙之后亲自拉着他到厨房。他即使目盲也能比大多数眼清目明之人看的透彻,但他不介意爱人这一点难得大胆直白的体贴、倚在厨房门口与对方接吻。


  猫科动物粗糙的舌面卷咬着棕熊的圆润耳朵,戏谑又满含情欲的以头顶蹭过芹泽的下颌,满意的听着对方骤然加快的心跳。于是黑豹岛崎站在料理台前这才仔仔细细的处理起他的牛排。


  厨用纸洗附去了过多的血水,鲜红柔嫩的生肉直白的放在案板上。没有肉食动物能拒绝这个,骨骼里掠夺与咀嚼吞咽的天性被岛崎刻意放大、企图将他同样身为肉食动物的爱人捕获。


  


  但他毫无真切恶意——他是经历过更多艰难异常事物的目盲黑豹,投靠黑市的「爪」帮派后没隔多少时日便与赤鹿首领座下第一的保镖滚上了床。比起外貌与金钱,矫健的黑豹只会更钟情芹泽凶悍的战斗能力与性情:自晦暗黑市上浴血冲杀而出,又羞赧着不敢看他情动高潮的容颜。


  这份错位感更激起了猫科生物天然的征服欲与好奇心。


  


  芹泽像是那种随处可见的大型肉食动物,高大的身躯在其他物种面前不自然的缩着腰背、打着一柄不出众的伞,说着一些不出众的话。


  


  与他相比起来岛崎更像是“非日常”的集合体,过分漂亮慵懒、自得其乐的猫科动物以目盲唯一弱点成就了最适宜的异能,追求着这庸碌世界的一切。 


  他对同样「爪」出身的床伴兼情人自然毫无恶意,但他只觉得有趣——这个男人“从良”之后向着另一种有趣发展、蒙尘璞玉转化为低调金石,脱离黑帮后成为了灵幻事务所的一员。


  岛崎:“你以前很喜欢吃牛排的吧?熊科生物的牙齿并不能撕咬开很坚韧的肉块,所以这样柔软的肉不是你最喜欢的吗?”


  他动作缓慢但准确的做着烹饪的准备工作,不出意外的再次听到了拒绝的话:“请不要这样劝我了。”


  


  


  芹泽正在镜子前打着一个松垮的领结,成为一个合格的社畜居然比成为一个合格的杀手还难。他叹着气找出几颗抑制身形大小的药,缓慢送到嘴边时、却被毛色明亮的漆黑豹尾拦下。


  他的表情在“我很难办”和“好吧似乎也不是没有办法”之间扭曲了一会儿,慢吞吞的将岛崎的尾巴一口含在嘴里,含混开口:“这实在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不想被灵幻先生辞去这份工作……”


  


  棕熊亮出的坚实獠牙扣着他最薄弱的尾巴碾磨,过火的举措却是最适宜黑豹的安抚。


  他们不适宜常规情侣的那一套打情骂俏,切中要害的解决方式是来自黑市最深处之人的本能欲求。即使他们开始逐渐踏入更灰色的领域,这种爱欲与夺权并存的交流方式依旧在他们之间流通。


 


  


  现如今,芹泽脱离黑市后就再不吃肉、只是捧着一杯咖啡坐在餐桌对面无动于衷的看着岛崎,那些肉块自此像是再勾不起他半分欲望。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逗弄着他的岛崎聊着天。


  


  


  岛崎:“虽说都是肉食性动物,但熊科得到的社会待遇会好很多吧?看上去尽是憨厚老实的样子,不就是最狡猾的保护色么?”


  芹泽:“欸……是这样么……”


  岛崎:“你不赞同。”


  芹泽:“不,比起不赞同这种说法……我倾向于人们会觉得‘那样大型的肉食动物还是无视比较好吧’。如果被主动无视的话,自己也就像是真正的透明人一样、反倒安心下来。也就真的没有什么攻击性了呢。”


  


  


  岛崎便笑着越过餐桌与他接吻,纤长的腰肢塌陷下情色弧度、唇齿间满是肉欲:“这真像是你会说出来的话。”


  又为他调整好松垮领带,指腹摸索着咽喉处最危险位置、缓慢优雅的捏整出完美的三角形领结,吐息间最终因着吞咽肉食被勾出情欲。


  他需要吃下更多,而黑豹可从来不是压抑自己需求的物种。


  


  


  这一场早餐以岛崎从餐桌下钻出结束,豹尾有力又餍足的摇着尾尖,唇瓣被研磨到红肿充血、淋淋漓漓水光一片,又以口型对着面色通红的芹泽一字一句:多谢款待。


  


 


  芹泽克也和岛崎亮在帮派里时就是“不清不白”的关系,成年人之间的心照不宣只需要一个眼神或者一个动作。


  背着他们的草食赤鹿上司、两名干部常在黑市的任意一条小巷里接吻。如同宣战般撕咬舔舐、体型差之下岛崎的手腕被狠命扣在粗砺的墙壁上,熊科生物难得认真起来的低吼声沉闷性感,震撼压制着试图逃脱的大猫,抵着他的纤劲腰肢一次一次送至最深。


  在身体相融、灵魂背离的那段时光,他们血红着眼将杀意与情欲搅乱融合又归结在一起。


  尚且在「爪」组织效命的岛崎远远没有现在这么像一只慵懒平静的大猫,他是骨子里都钉着命运钢钉的豹、痛楚打磨了他的双眼他的灵魂,只有足够多的宽厚胸襟和包容心才能将这一切好好放置。


  


  芹泽吞咽下对方的眼泪、唾液与所有说不出口的选择,他们沉默的高潮,又心照不宣的将这段关系保持在还算简单的床伴关系。一直蹉跎到连「爪」都被撕裂。 


  在他们脱离组织后,他们才开始像模像样的交往,将接吻放在上床之前。第一次牵手远远晚于第一次情潮,但幸好总是不晚,芹泽笨拙但欢喜的去挠弄对方的下颌、看着尖俏白暂的脸就这么乖巧的扬起,险些真的被这份虚假的大猫式温顺欺骗了去。


  


  他们之间没人是示弱者,最多只是达成目的的手段。但这需要芹泽第七次上班迟到之后才能后知后觉迟钝发现、还要吞吞吐吐的解释脖颈的红痕与凌乱的西装。


  他瞒不过灵幻,哪里能有棕熊能欺骗一只狐狸的呢?但对方故作相信、三言两语安抚了惴惴不安的实习社畜,又三言两语点拨醒了岛崎的恶作剧:“既然迟到不是你的本意,那么把耽误时间最多的那一项删去不就好了么?芹泽君哟。”




  


  芹泽日式跪坐,吞吞吐吐:“就是这样,灵幻先生说我不可以在每天清晨为你梳毛梳一个小时。”


  岛崎却没怎么在意——他饱含兴趣的东西总是转瞬即逝,只是在战斗一天之后瘫软在沙发上,耳根疲倦垂着。黑豹逐渐像液体一样懒散的流了下去、被诚惶诚恐的爱人接住。


  他眯缝着双眼,黑红色的巩膜只显露出些微。但他准确无误的抚上芹泽的侧脸,轻笑着说出实话:“一开始只是想让你更好的接触猫科生物而已,但看到你把梳落的所有毛都攒起来郑重其事的放进一个盒子真的是……”


  


  话只说到一半,恼羞成怒的温吞棕熊骤然暴起、将黑豹凶悍的压制在床上,再不管不顾岛崎威胁性的低吼和呜咽:“那是我准备做冬眠靠垫的东西!这不是什么变态癖好吧!”


  


  岛崎似笑非笑,在床上以纤长豹尾去抚弄对方温热的圆润熊耳,一针见血、正中红心:“用伴侣的毛发做这种东西本来就很不对劲吧,芹泽先生。”






  然后,他们几乎像是三岁小孩一般、为着“做靠垫到底是不是变态”这个议题认真打闹了两个小时。


 


  


  


  


  


  在一个下午五六点夕阳初现的时间,他听见了岛崎的敲门声。


  


  


  对方尽量保持着一贯的平静疏离敲了三下。指节叩在廉价公寓门板上的声音并不太多不同,但芹泽几乎是在同时从被炉里一跃而起。


  他迟钝而温润的听觉让位给熊科生物杀气敏锐的嗅觉、又让位给芹泽自己对于“偶尔会陷入生死危机的爱人”的关心则乱。他跌跌撞撞的去开门,向着明显低气压的岛崎伸出有力宽厚的臂膀:“……欢迎回来。”


  


  未曾凝结完全的血液淅淅沥沥的顺着岛崎的黑色西装滴落在地板上,但那是别人的血,或者是正因为是别人的血他才会顺应这份渴求来找芹泽。


  ——血腥气味里来自陌生兽类的荷尔蒙顺着鼻腔蒸腾而上侵略着他的脑神经,不可视的前方也只会徒增烦躁感,黑豹倍感冒犯的以长尾捶打着地面。


  但一向不善言辞的棕熊此刻最福至心灵的了解着现下的状况,他温和但坚定的撬开了猫科动物一向能言善辩、此刻却危险地沉默下来的唇舌。


  芹泽以情人间的深吻渡去安抚爱意与高热潮湿的荷尔蒙,又以最原始本性占回自己的领地、一点点舔去对方肌肤上陌生血液。


  


  黑豹被严丝合缝嵌在大一号的棕熊怀里、似笑非笑的接受着舔舐与揉搓:“这样闻起来会比较像你吗?”


  他显然恢复了自在闲适的状态,下意识将纤长柔韧的豹尾盘在对方腰上。芹泽沉吟片刻后开口:“岛崎……总是闻上去像是岛崎。”


  


  他吐字总是轻缓些,若是对上旁人便更加眼神飘忽不定、社交恐惧展现无余。对上岛崎时却总喜欢认认真真的将一字一句吐出,像是以此弥补对方目不能视的安全感。


  


  猫科动物是否有着“缺乏安全感”的天性,他却完全不清楚。在偶尔几次互呛时(多半是因为些重要立场问题,他们极少吵架。)对方被一语切中要害、炸毛时也总是会眯起眼等待反击的嗔怒,再毫不留情的反击回更多。但芹泽想:如果对方有也没关系。


  


  对方总是显得从容不迫,对整个世界微妙的乐在其中。他会遵循生物本能、在沙发或者床榻上熟睡时为芹泽露出肚皮或者尾根处,情欲深浓时慵懒着将自己全身心的交付出去。


  


  但极少数时间他会看着对方主动敲碎自己倨傲乖戾的壳,叩响他的房门、是平静疏离的三下。


  


  他开门,将对方重新染上自己的味道、等着对方紧绷的身躯重新放松下来。于是黑豹这才回到了他真正的领地。


  


  


  


  即使是在年少的多物种学校时期、芹泽也很少了解猫科,只是希冀于能24小时待在宿舍直到毕业。余下一切极端的事物:极端好,极端坏。都应该与他芹泽克也毫无关联才对。


  足够聪颖优雅的物种与他渴求“过度平静”的生活状态格格不入,像是一笔普鲁士蓝硬生生提亮了整幅灰暗画框。步步紧逼,又从容不迫,将他隐藏的那些晦涩杀意以爱欲尽数剖挖出来:你被我吸引,你我天生徘徊在黑与白之间。


  这段看似无人主动的关系懒散又随性,当事人们却深切的为此着迷。


  嗜血肉的黑豹被中立立场的棕熊妥帖的拥在怀里,长夜将至,不同种族的他们却十指相扣、在一场杀戮之后的廉价公寓里将心跳声放置最近处。


  他们本性相似又非常态的迈向善恶的极致两侧,灵魂却未曾渐行渐远。


   


  成年人的世界善恶混沌又不分明,大喜大悲之后即是日复一日普通无趣日常、可这来自“非日常”的爱意蓬勃细腻,热热烈烈。


  


  岛崎在黑暗中去抚摩对方疲倦熟睡眉眼,现如今带着草木清香的棕熊依旧不能有黑豹日夜倒错的生活习性、只是不安的牵紧岛崎苍白的指节。


  他坐在床侧等待天亮,第一缕阳光照耀在肌肤上的触感温热舒缓,他不动声色的喜欢。亦如对方将自己护在身下的体温。


  


  岛崎笑着承诺:“让我领着你一起。”


  




  让你护着我向前。


  


   


 

因为太太担心的原因还是没办法公开发表了,但是安利不发表好难啊,姑且先做成外链形式

踩太太一个私下分享可用的擦边球

也不打总tag了只给有缘人看,就这样吧!

(虽然我相信有缘人不会有的!哈哈!)

(该死的○啊!!!!!!!要是没有○怎么能出这么多问题?!给太太解释○的存在简直让我秃头哎?!)

预览:

神秘链接 

作者:えぬ夏 (@NNatsuou) 

被bang掉的是预jing页我真的料不到,那我不预警了,反正是自娱自乐系列的大芹小岛!🚜注意!